恐怖碎尸案凶手取走女孩子宫全身赤裸尸体从肚脐中间一分为二

时间:2022-05-08  点击次数:   

  时光飞逝,70多年后的今天,对于“黑色大丽花惨案”来讲,警方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对于这起案件,外界能够获取的信息也不多,没有人能够理解凶手为何如此残忍地折磨这位年轻的姑娘。凶手为何要肢解尸体?为何要取走子宫?又为何要将尸体公之于众?到了今日,凶手很可能已经自然死亡,这一切都成了一个谜。

  1947年1月15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重大案件——缺页疑案。事发当天,上午10时,家住诺顿街区中心住宅区39街的家庭主妇贝蒂·勃辛格,带着自己3岁大的女儿去取自己前些日子送往鞋店修补的鞋子,在路过诺顿街区达雷迈特公园内一块青草茂盛的草地时,勃辛格远远地看见早地上仿佛被谁遗弃了一具残破的“人体石膏模型”。

  当她走近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时,她却惊恐地发现,丢在地上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模型,而是一具被残忍肢解的尸体。惊慌失措的勃辛格急忙遮住身旁孩子的眼睛,抱起她迅速跑向当地警局报案。

  警方马上采取行动,他们在案发现场周围拉起警戒线并试图封锁消息,可是这挡不住闻风而来的记者,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了警戒线内的信息,有的人甚至冲进案发现场,试图“先睹为快”。

  有人说被害人的头发是呈放射状向周围铺开的,看起来像一朵黑色的大丽花,也有人说被害人生前最喜欢穿黑色的衣物,她从里到外的衣物都是黑色的,因此外界又将这件恐怖的碎尸案称为“黑色大丽花案”。对于警方来说,他们认为记者的疯狂是导致该案件不能顺利侦破的最大因素,因为这些记者为了获取信息,冲进现场肆意踩踏,极可能破坏了一些重要证据。

  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身高约170厘米,体重约为51.2千克,眼睛是蓝色的,头发为褐色,外观上的黑色是后天染发造成的。这名被害人全身赤裸,尸体从肚脐中间被一分为二,两段尸体对正摆放,中间有着50厘米的间隔,死者的面孔朝上,双臂上举,在手肘部弯曲,双腿笔直伸开,两腿间叉开的角度大约为60度。

  尸体在被遗弃之前已经做过仔细的清洗,弃尸现场并没有任何血迹,死者胸部遭到了严重破坏,嘴角两侧各有一道直达耳部的切口,这使得死者面部呈现出一副极为怪异的笑容,很像小丑的嘴。

  警方认为:尸体身下的露水表明弃尸的时间大约为凌晨两点钟,而尸检部门通过死者腕部和踝部的绳索捆绑痕迹判断出死者生前曾被拘禁。死者的头前部和右部有擦伤,右侧的蛛网膜下腔有出血现象,这表明被害人头部曾遭受重击。因为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上午10点钟,弃尸地点周围经常有车辆行人经过,警方却没有接到报案,这说明弃尸地点很可能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进一步的尸检很快就有了结果。因为被害人的尸体有被冷藏的痕迹,所以死者的死亡时间只能判定为13日下午的15:00~17:00之间。死因则可能是头部受重击,也可能是因失血过多所致。

  被害人的尸体是被电锯或者大型刀具从中锯开,尸体上瘀伤遍布,多根手指骨折,有部分指甲被拔掉,双腿的膝盖处均有骨折现象,大腿内侧有多处创口不深的刀伤。根据这些信息,法医推测被害人在死前曾遭受时长约为36~48小时的残酷折磨。死者脚踝处自下向上翻起的伤痕,代表着死者曾被倒吊。

  尸体的乳房和子宫被切除,上半身的脏器被塞进胸腔,乳房伤口处呈现锯齿状切割伤痕,尸体上还有多处烟头烫伤。因此,犯罪心理侧写专家认为,凶手很可能是一名心理极度变态的家伙,只有这种人会在虐杀他人的时候获得快感。

  尽管尸检报告很详细,但因为尸体在被遗弃之前就经过了仔细处理,所以警方和尸检部门并不能从尸体上找到有力的线索,无奈之下警方只能先行确认死者的身份。他们从尸体上提取了指纹和DNA信息,与尸体照片一同发往FBI总部,和FBI总部收录的1.4亿个指纹相核对,56分钟后,FBI确认该指纹是属于来自圣巴巴拉的伊丽莎白·肖特所有,警方通过照片对比之后也证实了该结论。

  伊丽莎白·肖特,昵称贝蒂或贝丝,1924年7月29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海德公园市,她的父亲叫克莱奥·肖特,母亲叫菲比·梅·索耶。肖特夫妇共生育了五个儿女,伊丽莎白·肖特排行第三。

  在伊丽莎白还年幼的时候,她的父亲所经营的一家高尔夫球场因为经济大萧条而倒闭,为了躲避随之而来的债务,父亲克莱奥在假装跳河自杀后,秘密潜逃到加州。但是克莱奥的这种行为深深地伤害了整个家庭,多年后他多次打电话给菲比要求复合,但却遭到了菲比的拒绝。

  1940年,年仅16岁的伊丽莎白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并且她开始效仿当时最出名的偶像明星狄安娜,按照狄安娜全身黑色的着装来树立自己冷艳的形象。年纪轻轻的伊丽莎白怀揣着两个梦想:第一,嫁给一名军人;第二,成为一名明星。

  这一年,伊丽莎白踏上了开往加州的火车,她去投奔她的父亲,希望能够获得进入演艺圈的机会。机缘加上伊丽莎白美丽的外表,使得她很快就接近了自己的梦想,然而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就在即将入选为演员的前一天,伊丽莎白因为未成年饮酒而在圣巴巴拉被捕(美国法律规定21岁以上饮酒为合法),并被遣送回麻省(马萨诸塞州)——她的母亲身边。

  随后伊丽莎白被送往迈阿密上学,但没过多久她就自行放弃学业,到一家酒店去做服务生,并在军营和海军基地附近的公共场所厮混。这一段时间里,伊丽莎白曾与多名军人发生情感纠葛,这一行为引起了她父亲的强烈反感,但伊丽莎白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她的行为最终导致了父女关系的破裂。

  直到1944年年底,伊丽莎白遇到了她的梦中情人——空军少校马特·戈登,他们一见钟情,双方迅速坠入爱河。她曾在给她母亲的信件中写道:“他是如此与众不同,十分完美”,并称对方已经向她正式提出求婚。

  命运终归是残酷的,在日本投降以后,伊丽莎白并没有等到凯旋的马特,她只等来了一张马特·戈登阵亡的通知书。沉痛的打击使得伊丽莎白一蹶不振,她将自己棕色的头发染成黑色,并渐渐恢复了放荡的生活。

  失去爱人之后,伊丽莎白更加迫切地希望成为一名明星,于是她白天一定会出现在好莱坞的街头,希望自己能够被星探选中,但是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长时间不工作的状态使她日益拮据,形势严峻的时候,她甚至付不起一天一美元的房租,迫于生计,她开始用身体向任何一个对她感兴趣的男人换取生活用品以及休息的床铺。

  这种生活状态使得伊丽莎白根本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甚至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长期与她维持关系,即便是肉体关系。她曾经向她认识的一名朋友寄了一封信,信里面说她即将去芝加哥尝试做一名时装模特(警方认为,这很可能是伊丽莎白的臆想),这封信也是伊丽莎白人生中的最后一封信件。

  1947年1月9日,一名叫罗伯特·曼利的推销员注意到无家可归的伊丽莎白,这名年仅25岁的小伙子帮助了她,他们在一家酒店休息一晚之后,伊丽莎白想要去巴尔默酒店见自己的妹妹,于是曼利就开车将伊丽莎白送到了开往洛杉矶的长途车站,然后两人就此告别。

  但伊丽莎白有没有坐上去见妹妹的车,已经无从知晓,曼利成了伊丽莎白人生中所见到的最后一人。一周后伊丽莎白死亡,没人知道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她失踪的时间长达一周,也没有任何人向警方报案,直到1月15日,她的尸体被发现。

  伊丽莎白生前所遭受的非人虐待和死后的不得安宁深深刺痛了警探们的心,FBI联合当地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他们走访调查了陈尸现场周围的住户和店铺,试图寻找一切线索,希望能够找到可能存在的带有血迹的衣物或凶器,他们还先后盘问了曾经与伊丽莎白相处过的20多名前男友,但是这些行动并没有取得有效的线索和结果。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本来毫无头绪的惨案在案件登报以后却迎来了转机,有将近30人前来自首,他们声称自己是制造凶案的人。很显然,这些人不可能是真正的凶手,但是警方不得不花费力气来证明这些人是否清白。

  当地警方通过分析整个案件,推测凶手很可能不是伊丽莎白所认识的人,而是一个陌生人。来自FBI的现场勘查人员认为,死者腰部切口非常整齐,这很可能是专业人士所为,于是,他们向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南加州大学医学院索取了近百名学生的资料,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挑战警方的权威,可能是大多数凶手的癖好,杀害伊丽莎白的凶手也不例外。1月23日,《洛杉矶先驱报》报社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内有伊丽莎白的出生证明、社保卡、她与其他军人的照片、名片、马特·戈登死亡的简报、存放行李的寄存票和一本通讯录。

  虽然通讯录中有一页被撕掉了,但依然还记录着75名男性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这很可能是凶手迷惑警方的手段,该案也因此被称为“缺页疑案”),这个包裹在邮寄前就被邮寄人仔细清理过,他抹除了一切线索和指纹痕迹。

  和包裹一同寄来的还有凶手通过裁剪报纸和书刊拼接而成的一句话:“这是大丽花的财产,还会有信件寄来。”不论如何,案件有了转机,警方迅速对这75名男性展开调查,他们发现这些男性都曾试图与伊丽莎白发生关系,虽然伊丽莎白回绝了他们,但这和伊丽莎白的死亡并没有任何联系。

  1月25日,伊丽莎白生前所使用的黑漆皮钱包和黑色的鞋子在距抛尸地点几千米外的25号街区1819E单元处的一个垃圾桶内被发现。1月28日,警方再次接到一封手写的短信,信里面说道:“周三,1月29日上午10点是一个转折点,我要在××那里寻开心。”信的落款是“黑色大丽花复仇者”。

  有些人以此推测,凶手可能在上述时间自首。但显然凶手并没有任何自首的想法,很快警方再次收到一封裁剪加手写修改过的信,信里面说道:“我改主意了,你们是不会和我公平交易的,大丽花的死是合理的。”

  这段时间内,警方又陆续收到了疑似嫌疑人寄来的共计16封信件。经过验证之后,只能确定其中的三封信件是凶手寄来的,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三封信件中,警方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即便是指纹,也都被凶手处理得干干净净。

  几番查证无果之后,洛杉矶警方将曼利作为本案的首要嫌疑人,他们对曼利进行了两次谎言测试,但是这两次测试的结果都证明曼利不是凶手,再加上曼利有案发时不在场的证据,警方最终将曼利释放。

  获释后的曼利并没有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他出现了幻听,并逐渐发展成为精神失常。在曼利被送往精神病医院后,警方再次对曼利使用了“硫喷妥钠”,也就是“吐真剂”,服用了吐真剂的曼利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在1986年,64岁的曼利因意外坠亡。

  此后警方认为“伊丽莎白凶杀案”的凶手很可能是当时的“口红杀手”,因为伊丽莎白是在德格兰大道附近被杀害的,而“口红杀手案”的其中一名被害人姓氏正是“德格兰”,而且两起案件中凶手所使用的信件也有着共同特点。

  警方先后调查了近千名有可能存在嫌疑的人,却依然一无所获。最终伊丽莎白·肖特——“黑色大丽花”被安葬在奥克兰的一处公墓中,在她的葬礼上,仅有6名亲友前来凭吊这位年仅22岁、命运凄苦的女性。

  时光飞逝,70多年后的今天,对于“黑色大丽花惨案”来讲,警方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对于这起案件,外界能够获取的信息也不多,没有人能够理解凶手为何如此残忍地折磨这位年轻的姑娘。凶手为何要肢解尸体?为何要取走子宫?又为何要将尸体公之于众?到了今日,凶手很可能已经自然死亡,这一切都成了一个谜。

  【本文节选自《犯罪现场调查》,作者许大鹏,台海出版社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